首页 > 娱乐播报 > 正文

陶慧称合作对手比番位重要 对“刘金花”第一印象很烦
发表时间:2018-02-12 09:15:3202:39   来源:本站    点击:3266452

摘要:残酷月光 林宥嘉,残疾证挂靠,残暴王爷绝爱妃,餐桌布,汉秀,汉匈全面战争,汉武帝简介

陶慧饰刘金花

正在浙江卫视播出的电视剧《和平饭店》中,“东北名媛”刘金花一角,一口标准的东北话,性格娇蛮泼辣,开场第一集就展现出风情万种。匆匆露过一脸后,刘金花再次出现时已经是第18集,面对自己的老相好王大顶(雷佳音饰)有了“新欢”耿耿于怀、爱恨交加。剧中刘金花怼王大顶怼警察怼天怼地怼空气,不少网友看了剧后纷纷表示:“这才是东北名媛社会金花姐,传说中‘教科书般大哥的女人’。”

而对于刘金花的走红,她的扮演者陶慧却坦言,自己此前完全没有料到,这不仅是一个夹杂在男女主角之间“搅局”的角色,人物性格本身也张扬、咋呼,和她本人性格差异很大,也一度让她感到“非常不踏实”。如今一口东北话、豪爽的刘金花让网友感叹,现在最想娶的就是东北女人,对此陶慧说,她对东北女人的理解就是——招人稀罕。采写/新京报首席记者刘玮

1 《和平饭店》

对刘金花第一印象——烦

直到《和平饭店》播到第18集,刘金花二次“返场”出现,陶慧看着弹幕上无数网友为金花姐叫好,一下“蒙圈”了。她这时才肯相信,这个角色演成了。

这是唯一一部拍摄期间从头到尾让陶慧很忐忑的剧,“她实在是偏离我本人太多了。”剧中,刘金花风风火火、咋咋呼呼,带着东北女人特有的一股“虎劲儿”,风情万种却也泼辣刁蛮,这些都让陶慧感到陌生。“我生活中性格和刘金花一点也不一样。人多的时候我的话就特别少,声音也小,语速很慢。”

符合陶慧审美的角色是陈佳影(陈数饰),高智商、高学历、优雅睿智。而她最开始看到剧本里吵吵嚷嚷、频爆粗口的刘金花就觉得烦,觉得她行事乖张,甚至可以用讨厌来形容。导演李骏之前和陶慧合作过《北上广不相信眼泪》,他反而希望能够通过演员和角色的“性格差异”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李骏对陶慧的要求就是,打了鸡血去诠释刘金花。

所以,刘金花对于陶慧而言,是一个每天都在蓄力的角色。

她在现场不说话的时候就在揣摩东北话怎么说,之前她特意收集了很多东北话的录音,找东北朋友帮忙录的东北特色俚语。剧组好多人都以为陶慧是东北人,拍摄期间她也一直在说东北话,天天像金花姐一样,来来回回招呼大家。陶慧说,东北女人很热乎,而自己是平时不会尬聊的那种人,很礼貌但话不多。

2 演戏方式

心理学,是演戏的必修课

陶慧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从小喜欢文艺。成长的家庭氛围很宽松,即便父母对女儿的选择有不同意见,也会尊重她的个人选择,这让陶慧学会自己对自己的决定负责。

在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表演系之前,她学过多年舞蹈。和一般文艺女青年所特有的“感性”气质不同,陶慧身上带着浓厚的理性及哲学思维习惯,在她看来,每个人都在表演,只是一般人选择在生活中表演,而自己选择在特定的时候表演。“不想在生活中表演,所以才选择做演员。”

这种理性的逻辑思维同样作用于陶慧的表演中。她有自己对于人物的创作方式,每次接到一个角色都会做非常充分的案头工作,从人物前史分析到台词、语气、说话的重音、表情,都会有条理地捋清楚。

在演绎刘金花的过程中,她特意给刘金花化了“桃花妆”,增加她的妩媚感;上扬眉尾,整个人看上去更具有“妖气”;同时因为刘金花是东北女人,比较强壮,陶慧会在戏服里套上好几层衣服,让略显单薄的自己看起来更壮实;包括刘金花走路胯部的摆动幅度,盘腿上炕的动作,叉腰抱胸等,这些细节陶慧都会根据人物背景进行专门设计,“剧中没有篇幅体现刘金花的过去,但是我举手投足如果设计准确了,足以让观众了解这个人物的前史。”

因为对人物心理很感兴趣,陶慧还考取了北京大学心理系应用心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,而心理学也成为她表演的“神助攻”,“演员本身就是研究人的职业,心理学在我看来是必修课。”

3 黄金女配

比起番位,和谁合作更重要

实际上,《和平饭店》中的刘金花并不是陶慧第一次以“女配”的身份“抢镜”成功。

在2014年宁浩执导的电影《心花路放》中,陶慧饰演的“阿凡达女郎”就让不少网友为之心疼。和“刘金花”一样,这也是一个对爱情分外执着的角色,片中“阿凡达女郎”东东拖着长长的蓝色尾巴闯入郝义(徐峥饰)、耿浩(黄渤饰)的艳遇之旅,外表清纯可人的她对待爱情执拗真诚,被网友称为“所有男人的终极理想女性”。

此外,电视剧《北上广不相信眼泪》里的“中国好闺蜜”、《芈月传》里的虢美人,虽然只是女配,但足够抢眼。演“女几号”现在对于陶慧来说,已经不是个事儿了。她对于女一和女八的工作方式都是一样的,分析剧本、案头工作、针对性练习,一样都不能少,“角色就是角色,排名只是标签。”

早在2005年,陶慧就在电视剧《蓝狐》中扮演女主角“宁宁”。陶慧说,自己出道第一部戏就是女一号,之后也一直演女一号,但后来她发现,比起“番位”,好的合作者更重要。当年演《心花路放》的时候,陶慧看到主创阵容,宁浩导演、徐峥和黄渤主演,她非常积极地就去试戏了,“我之前在电视剧《外乡人》中和黄渤合作过,他的戏太好了!《心花路放》有好多人去试‘阿凡达’,但我还是特别想演。”

所以,对于“黄金女配”这个称号陶慧也并不介意。“广积粮,缓称王。”陶慧说,她一点也不急。

【新鲜问答】

被贴标签,是件危险的事

新京报:你在微博上说“喜欢刘金花的一句台词,做土匪的女人得懂事儿”,在感情上你是否也很欣赏这种简单通透的经营方式?

陶慧:不简单的人,才能经营出简单的相处方式。刘金花的感情观我认同,懂事儿,但是要彼此彼此。

新京报:怎么看偶像包袱这事?看你微博,穿着睡衣买煎饼,是个没有包袱的人?

陶慧:偶像包袱必须有,前提如果是偶像的话。偶像需要有社会责任感,需要给自己的追随者传递正确的价值观,若连这个意识都没有,只能说一定不是优质偶像。

新京报:是不是不喜欢被贴标签?比如性感等等,最讨厌的是哪类标签?

陶慧:演员的可塑性和张力弹性十分重要,每贴一个标签,代表堵住了自己相应的另一条路,并不是反感,只是觉得这样很危险,让自己的路走窄了。要说不喜欢的标签,恐怕是“没教养”吧,我也不会被贴上。

最不喜欢临时抱佛脚

新京报:你欣赏自己身上的哪些特点?

陶慧:很多,甚至自己的缺点,但值得跟大家分享的是我的坚持。我做事比较有毅力。

新京报:就像你健身那样?感觉可以用“沉迷”来形容。

陶慧:健身是对演员的基本要求,是表演的工具,我不喜欢临时抱佛脚。“沉迷”有点言过其实,因为这个词很强烈,有不理性的成分。生活中的我,很理性。健身是我对演员这个职业的巩固训练之一,道理不言而喻,我随时以最佳的状态准备好,让聚光灯投射过来的瞬间自己不会狼狈。至于训练日常状态一周六练,拍戏时得空就练。

新京报:除了健身以外,生活里还对什么事情“上瘾”?

陶慧:我喜欢学习新东西,会一直保持学习的状态。2017年我去学了阿根廷探戈舞,特别喜欢。至于上瘾,我只对演戏上瘾,其他方面的学习和训练都是围绕我的职业而进行的。

我的人设,是“君子不器”

新京报:看你微博,是个简单直接的人,但在娱乐圈有很多身不由己,能否透露目前在这圈里觉得最不舒服的是哪些方面?

陶慧:哪份工作不是身不由己?哪个行业是坐享其成?大家都一样,我不喜欢无病呻吟,过程自己消化,结果大家评价就好。

新京报:在这行里,想做到一个什么位置?

陶慧:位置怎么能坐,坐下就停住了歇着了。我精力旺盛,会一直站着,不但站着,还要奔跑。

新京报:如果非要有一个人设,觉得自己是什么样的?

陶慧:君子不器。

新京报:你写过“我唯一不变的,就是永远在变化”。在自我要求里,有没有哪种要求是这一辈子都不会轻易动摇和改变的?

陶慧:我不会轻易转行。

新京报:对于现在的很多女生,伴随她们的更多是孤独和焦虑,而你却一直坦然从容,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和建议?

陶慧:很负责任地说,这个问题无解,我确实有自己疏导压力的方式,但一味药救不了万种疾,还得自己想办法减压。

分享到:

 

收藏